广告位
网站标志
 
全站搜索
最新文章
自定内容
热门搜索:污水 水价 给排水 水处理 消防 废水 自来水
广告位
文章正文
干旱一周损失20亿 未来两月云南经济或最艰难
http://www.shejis.com/    2020-05-11 11:35:03    文字:【】【】【
摘要:干旱一周损失20亿 “如果大春季节还不下雨,损失将会更加糟糕,因为占产量80%的作物要赶在这个节令播种。”云南省统计局副局长徐力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而云南抗旱指挥部一位负责人表示,“平均一周左右的干旱带给云南的损失就会增加20亿元左右。”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徐局长的担忧或许将成为现实,据当地气象部门预测,该省在5月中旬
  干旱一周损失20亿
  
  “如果大春季节还不下雨,损失将会更加糟糕,因为占产量80%的作物要赶在这个节令播种。”云南省统计局副局长徐力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而云南抗旱指挥部一位负责人表示,“平均一周左右的干旱带给云南的损失就会增加20亿元左右。”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徐局长的担忧或许将成为现实,据当地气象部门预测,该省在5月中旬前无明显大范围降水过程,大部分地区雨季将于5月下旬才相继开始,旱情仍将持续发展、蔓延超过两个月。
  
  更为严重的情况是,目前全省库塘蓄水急剧减少,还要将确保城乡居民生活用水作为首要目标,加之部分坝塘干涸,小河、小溪断流,大春生产用水无法保障,在最佳节令完成大春播种计划将十分困难。
  
  据云南省最新的统计数据,截至3月15日,全省秋冬播农作物受灾面积达3217万亩,承灾面积2472.3万亩,绝收1439.7万亩。其中小春粮食作物受灾面积达1573.1万亩,成灾1260.1万亩,绝收877.6万亩,全省因旱灾造成种植业直接损失114.5亿元,小春粮食比上年减产50%以上。
  
  除了粮食,包括甘蔗、烤烟、咖啡、茶叶等经济作物受到的影响也十分巨大,特别是烤烟。旱灾不仅对烟苗移摘带来影响进而导致本年产量下降,更为严重的是直接威胁到今后几年卷烟生产原料的供应。蔗糖和茶叶方面,最新的数据显示,甘蔗面积绝收52万亩,蔗糖减产45万吨,企业蔗农损失达36亿元;茶叶受灾面积达300万亩,占总产茶量的三成。
  
  徐力向记者透露,刚刚和雀巢签订合同为其提供咖啡原料的一家企业因为干旱而受到影响,星巴克、麦氏等在云南开辟原料基地的世界咖啡巨头所受影响也不小。
  
  从“云电送粤”到“粤电反补”
  
  农业情况如此,工业产业更令人担忧。干旱已经由农业传导到工业产业。由于云南以水电为主,停电限电深刻地影响到了企业的正常运行。
  
  一个不得不提的“怪现象”是,原本“十度电中有其三”的广东从春节起不仅不能从云南调电,还倒输给云南。来自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的消息表明,为支援西南地区的抗旱,他们已经在适当倒输电力。
  
  南方电网公司统计数据显示,面对严峻的灾情,南方电网公司从今年1月至今共调减西电东送电量达42.3亿千瓦时,3月份就调减云南外送电量12.5亿千瓦时。在春节期间则组织广东倒送电量3.3亿千瓦时,全力支持云南抗旱救灾。据介绍,此次旱情使西南地区水电机组2009年以来发电量下降40%,影响广东地区供电量约为10%。
  
  云南省工信委电力保障处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目前云南全省水电发电能力还不到正常情况的20%,全省缺电率在20%以上,严重的地方和时段甚至超过了30%,而且缺电率还在不断攀升。云南电网公司的预测是,今年全省电力需求大约为638亿-690亿千瓦时,其中在1-5月存在较大的电力缺口,缺电量将达到30亿千瓦时以上。云南要靠广东倒送电力来维持正常运转的时间还会持续。
  
  “这种靠粤电倒输的日子不会长久,一旦夏天和用工高峰到来,广东的电就只能满足当地的消费了。”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煤炭行业分析师李廷表示,春节期间广东能倒输电是因为工厂放假用电不多,如果干旱持续到夏天,用电量增加可能导致该地区电力供需缺口进一步扩大。
  
  电力的紧张直接传导至用电企业的生产。云南省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末,因旱灾导致电力紧张和工业用水紧缺,造成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停产半停产企业达到394户,占全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户数的11.7%,主要集中在有色、钢铁、化工和建材等行业。其中,黄磷、钛合金、电石、工业硅已全行业停产让电,电解铝行业减负荷15%让电,钢铁行业减负荷10%让电,水泥行业限部分负荷。因缺水和缺电,部分企业竣工项目推迟投产,新建项目推迟开工。
  
  25日,气温骤降10度!在“四季无寒暑,一雨冷似冬”的云南,大家翘首以待的大雨最终还是未降。干旱等级从60年不遇、80年不遇上升到100年不遇,每天刷新着历史。
  
  更令人揪心的是,据气象部门的预测,5月中旬前无明显大范围降水,甚至可能出现秋冬春夏四季连旱的局面。如果是这样,干旱将不仅重创占比最大的农业经济,还会对工业产业产生强烈冲击。
  
  “上半年云南的经济将会非常艰难。”云南省经济研究院院长段钢不无忧虑地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目前旱情对农业方面的影响将会传导到工业,多米诺骨牌效应还会持续。
  
  化肥企业“雪上加霜”
  
  由于干旱导致春耕用肥大量减少,不少农资企业的产品库存急剧上升。云南省化工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由于从去年秋季以来持续干旱,土地已经非常干燥,化肥根本不能撒到地里。目前,云南省内的尿素、碳铵等化肥销售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在不久前召开的云南省尿素企业峰会上,云南解化清洁能源公司杨书记介绍说,目前公司的尿素库存已近2万吨;红河锦东化工股份公司则担心,如果云南省内天气持续干旱不下雨的话,农民就不会购买肥料。据悉,该公司的经销商库存已满,不可能再接货,企业最担心的是由于货无法卖出,出现资金链断裂等情况。加上干旱使得厂区周边的水源越来越少,随着旱情的加剧,公司可能因为断水而停产。
  
  云天化国际富瑞分公司党委工作部部长李文洁介绍,虽然每年云南的磷化工企业都要限电,但今年的情况更为严重。在旱情影响下,预计至4月份,云天化公司库存量将达10万吨,加盟商库存量5万吨。云维集团目前库存达2万多吨尿素,进入3月份后,因出口下降,各地经销商库存皆满,企业面临巨大的资金和停产、减产压力。受干旱导致的停电影响,神农汇丰公司已停产一个多月,该公司表示,如果干旱得不到缓解的话,公司将面临更多的困难。
  
  也有人认为,如果后期出现降雨,农民出现补耕,用肥量或将得到提升,不过云南省化工行业协会秘书长齐文认为,目前这只是一个假设,还需要观察。云南省化工行业协会化肥专委会主任荣少友则非常担忧,因为即使省内尿素企业能够渡过眼前的难关,也是前景未卜。目前云南省已有600万吨的年产能,供过于求现象十分严重,加上云南尿素出省难,出口又面临高额关税,今年上半年全省尿素企业亏损已成定局。[next]
  
  贵州茅台:生产经营正常
  
  昨日上午,一条消息通过相关媒体传播:受到西南地区旱情影响,仁怀市茅台镇的数家小酒厂因为严重缺水导致停产。目前贵州省旱情已有所缓解但形势依旧严峻,贵州茅台(600519)是否受到影响成为广大投资者最为关心的问题。记者昨日从公司获悉,公司生产经营正常,目前旱情对茅台并没有造成影响。
  
  贵州茅台有关负责人介绍说,茅台酒的生产早已实现系统化和规模化,公司具有完善的自然灾害应急机制。茅台酒酿造所需的水源赤水河,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和茅台公司都高度重视。茅台公司先后投入数亿元建成了公司用水工程,对公司水源、水质加以重点保护并对相关设备等进行技改升级,保证了生产用的水量和水质。记者另外从当地有关部门了解到,茅台酒今年的生产水源赤水河并未受到旱情影响而断流,相反今年的赤水河水质因为上游降雨偏少,水的清澈度和水质都比往年略好。
  
  记者从仁怀市农业主管部门获悉,茅台酒的主要原料高粱是相对耐旱的农作物品种,尽管距今年高粱播种时日尚早,但当地政府和各有关部门已经着手为高粱的播种进行准备,通过人工增雨已经使得旱情得到有效控制。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贵州茅台近几年还不断加大对原产地高粱的投入,高粱种植面积逐年递增。
  
  来自贵州省和当地气象部门的消息,截至今年3月18日,贵州省受灾人口已达1700多万人。目前旱情最严重的地区主要集中在贵州西部,该区域出现了百年难遇的春旱。最近一周以来,贵州北部、东部地区开始出现降雨,上述地区旱情开始逐渐缓解。贵州茅台就地处贵州北部地区。
  
  贵州茅台上述负责人表示,茅台酒的生产有其特殊的工艺流程,原料前一年采购、第二年才投入生产,完整的生产周期长达五年。截至目前,旱情对茅台酒的生产用水、物流和配送均未造成任何影响,茅台酒的价格也未因旱情而产生变化。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受到影响的是茅台镇当地一些中小型作坊,这些作坊设备落后,没有现代化的仓储设施和取水设施,有一定规模的停产。市场上有一定数量的假冒茅台酒由此流出。这些小作坊、小酒厂倒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净化市场的作用。(邹宁)
  
  灾区公司选择沉默
  
  “影响不大。”这是中国证券报记者在采访西南五省旱灾过程中从灾区上市公司方面得到的最多的答复。实际情况真的如此乐观吗?还需要警惕的是,随着大旱灾情的蔓延,一些声称未受影响的上市公司未来亦有业绩受到侵蚀的风险。
  
  灾区公司的沉默
  
  截至本月25日,两市仅有西昌电力(600505)一家上市公司专门发布了旱灾影响公告。公司称,受干旱影响,2010年1-2月的营业利润为-92万元,较去年同期减少533万元。同时,亦只有绿大地(002200)一家公司因大旱向下修正了2009年的全年业绩,从预增20-50%降为预减30%以内。
  
  文山电力(600995)有关人士虽然此前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坦陈,按照往年正常年份,公司统调小水电的出力约能达到全部装机容量的20%-25%,而今年同期只有10%左右,势必影响一季度业绩;但时至今日,公司仍然没有发布公告,提示业绩下滑风险。
  
  大旱重灾区的化工企业则几乎集体失声。分析人士指出,今年受灾地区已无“春耕行情”可言。受限电影响,目前云贵地区黄磷开工率较低,货源稀少,上周磷化工产品价格继续上涨,地处灾区的ST马龙(600792)也未发布受灾影响公告。
  
  旱情蔓延的潜在风险
  
  “影响完全在可控范围之内。”云铝股份(000807)董秘办工作人员这样表示。据了解,每年的一季度都是西南各省的枯水期,用电用水大户有色金属企业也常常选择在这一时间段中做停产检修。
  
  事实上,“受旱灾影响不大”是包括云南铜业(000878)、驰宏锌锗(600497)等多家地处干旱区域有色金属企业的共同反映。驰宏锌锗的一位内部人士表示,云南省内的有色上市公司都是地方工业的支柱型企业,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接到任何限制用电的通知。即便未来用电用水进一步紧张,先遭到限制的也会是一些亏损企业。
  
  然而华泰联合证券有色金属分析师叶洮表示,旱灾导致的高电价却将提升电解铝企业的生产成本。往年进入3月后,炼铝企业或多或少可以获得一些电价优惠,而今旱灾致水电成本维持高位,估计优惠恐将不再。目前,西南地区铝企用电价大多超过0.5元/千瓦时,部分甚至接近0.6元/千瓦时,明显高于0.4-0.45元/千瓦时的全国平均水平。
  
  从国内有色金属价格的期货盘面走势不难看出,西南大旱影响企业生产的消息并未助推基本金属价格走强,这意味着灾区企业可能上涨的成本将很难向消费方转嫁。
  
  同样的,受益于磷价上涨的兴发集团(600141)随着受灾面积和时间有扩大和加长、长江上游水量的减少,今后的生产也可能因为限电受到影响。(李若馨张楠)
  
  旅游未受影响
  
  云南是块美丽的土地,云南以云南人特有的淳朴憨厚和数不胜数的美景吸引着我,也引来八方游客。
  
  为报道旱灾,报社两位同事风尘仆仆从北京、深圳赶来。在从机场开往市区的路上,两旁郁郁葱葱的行道树和盛开的樱花让他们惊讶,这是在最严重的旱灾区云南吗?我告诉他们,在城市里,人们的生活基本没受到影响,居民用电、用水一切照常,粮食和蔬菜供应稳定,物价也没有出现明显波动,绿化带、行道树依然有水浇灌。昆明早在前几年就完成了掌鸠河引水工程,能保障昆明市民生活用水20年没问题。
  
  到了位于市中心的某四星级酒店,我们发现这里的房间依然紧张,只有最后一间标间,其他星级的酒店也差不多住满了,更不用说稍微廉价的商务快捷型酒店。而价格也是比年前有所上涨,即使是协议单位,一间标间的房费也由年前的360涨到了400元。
  
  翌日,我们一行来到受灾比较严重的昆明市石林县,这里以世界自然遗产“石林”著称于世。在景区门口,等待排队进园的旅客排起长龙,大巴车一辆接着一辆等待下客。石林风景名胜区管理局旅游局的工作人员说,从1月到3月22日,游客数量达到55万多人,不但没有减少,照往年同期还略有增长。石林景区甚至有底气从4月1日起开始提价,从140元每人次涨到175元每人次。从石林管理局掌握的情况看,整个滇西旅游带包括丽江玉龙雪山、大理崇圣寺三塔、楚雄恐龙谷等著名景区,都没有受到旱灾的任何影响。
  
  离开石林,我们来到亚洲最大的鲜切花交易市场昆明市呈贡县斗南村。这里是许多外地游客梦寐以求的地方,因为这里的鲜花实在是物美价廉。在斗南国际花卉拍卖交易中心偌大的库房里,一列列搬运车组穿梭不停,一箱箱经过分类、包装、贴签的各种鲜花整齐排列,等待着每天晚上九点“开盘交易”。工作人员说,这里的鲜花交易量平均维持在每天100万元左右,最高时曾达到400万元。交易活跃导致交易大厅的固定席位数量已不够用。
  
  回昆明途中,经过正在建设的新螺蛳湾商贸城。“好大的一块工地呀!”同事不禁感叹。我告诉他,这里正在建设西南地区乃至整个东南亚地区最大的商贸物流中心,总投资320亿,占地5700亩,一期已经开业,正在建设的二期,有数万建设者在奋战。这也只是个缩影,近几年,云南着力打造适应面向南亚、东南亚桥头堡地位的投资软环境,吸引了海内外大量投资者,一时的干旱并没有影响工程进度。(记者赵凯)
  
  云南省经济研究院院长段刚:旱灾打击上半年云南经济
  
  云南省经济研究院院长段刚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干旱对云南经济的影响不容低估,对上半年云南经济打击较大。
  
  中国证券报:这次旱灾的持续对云南省的经济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
  
  段刚:目前来看,灾害对云南的宏观经济产生了严重影响。如果旱情继续下去,影响的程度将会越来越深,范围会越来越广。目前来看,仅农业的直接经济损失已达172.7亿元。农业是经济增长的基础,整个经济的增长都会被波及。
  
  虽然全年不好判断,但干旱对整个上半年云南经济的打击都比较大。除了第一产业,旱灾对第二产业的影响也很大,尤其是资源型的企业。云南的资源型企业很多,对水的需求量很大,如果干旱继续下去,要保证这些企业的用水就很困难。还有电力,云南发电主要靠水电,现在云南几条大江大河的水位急剧下降。电力供应不足也使工业受影响。
  
  另外,第三产业如旅游业、旅游文化、餐饮、休闲文化等都多少被旱情连累。曲靖的洗浴场所因为缺水都已经停业了。如果连生活都受到了影响,服务业也不可能不被影响。
  
  中国证券报:政府应如何防止灾害对经济的影响继续扩大?
  
  段刚:现在来看,对灾害的研究不能仅仅停留在灾害的统计,应着眼于长远研究对宏观经济的影响。特别是对涉及云南长远发展的经济战略,不仅仅要看经济的本身,而且要看整个经济、资源、环境如何能够更协调地发展。
  
  这次的干旱已经暴露出云南的农业基础设施非常脆弱。现在看来,农村的水利设施几乎是一片空白。农村基础设施投入太少,欠债太多。其实我们水的资源储藏量应该是在全国很丰富的,但在利用上做得很差。
  
  中国证券报:怎么改变目前水利设施建设的薄弱?
  
  段刚:我们要改变对水利工程的认识。水库不仅仅是发电,它的功能远不止于此。有了水库我们可以自主调节用水,可以涵养水土,可以灌溉农田。最典型的是几十年前就提出的滇中调水工程,即从金沙江往滇池引水,但反复论证了十几年。如果工程已经完成得差不多,现在完全可以应对滇中地区的干旱。昆明在十几年前做了掌鸠河调水工程,正是这个工程保证了昆明的供水。  
  
浏览 (1)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脚注信息
Copyright © 2005-2020 shejis.com.All Rights Reserved ICP经营许可证编号:京B2-20171384 京ICP备14009797号-5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333